门兴格拉德巴赫队放假
推廣 熱搜: 2019  互聯網  科技  地坪  PVC  建筑節能  板材  有限公司  機械  包裝 

向為中國造芯的的優秀團隊致敬!

   日期:2019-05-27     來源:德國優才計劃    瀏覽:151    
核心提示:文章來源于:德國優才計劃,如需白名單請聯系原作者山雨欲來風滿樓,華為又遭危機,據路透社曝光稱,谷歌已按特朗普要求,停止與
 

文章來源于:德國優才計劃,如需白名單請聯系原作者

山雨欲來風滿樓,

華為又遭危機,據路透社曝光稱,

谷歌已按特朗普要求,

停止與華為的相關業務,

這意味著,

華為在歐洲的業務將受到極大影響。

有打擊,就有反擊,

剛剛上海傳來的大消息,

讓國人振奮:

中國大陸芯片龍頭企業中芯國際

近期宣布,

今年將大規模量產14納米芯片。

這又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中國中端性能芯片生產技術,

終于突破歐美封鎖,

今年國產手機,

就能用上中端性能的國產芯片了!

要知道,華為榮耀8X Max、

vivo X21,

用的都是14納米芯片。

而說到中芯國際,

就不得不提一個中國人,他很特別。

首先,

他是一個美國人。

其次,

他放棄了臺灣戶籍,

甚至敢公然和臺灣當局對著干,

他三次為中國,

卻連續三次都被迫離開,

而他所做一切,

只為了一件全中國人最痛的事。

他,就是張汝京

1948年,他出生于江蘇南京,

父親是國軍上校長官,

第二年國民黨敗退,

他一家去了臺灣。

父親成為臺灣一家冶金工廠廠長,

母親則是一名教師,父母都是基督徒,

所以他從小也是基督徒。

父母深深影響他的除了信仰,

還有就是對祖國大陸的情感。

母親從小就給他灌輸中國傳統文化,

讓他感到做中國人是很幸福的事,

教育他以后要報效祖國。

父親也常常望著大海對他說:

“水的那頭,是我們永遠的根。”

就這樣,祖國大陸,

那片父母最牽掛的土地,

也成了他最向往的地方!

他打小就是個學霸,

長大后考上,

素有“臺灣第一學府”之稱的臺灣大學。

22歲時他又到美國留學,

并獲得碩士、博士學位。

1977年,

他來到世界半導體公司前20強的,

美國德州儀器公司!

說到這里,不得不提一個人,

當時的德州儀器全球資深副總裁,

張忠謀,

張忠謀來自臺灣已名震全球,

尤其張忠謀創辦的臺積電,

更成為全球最大芯片代工商

而當時的張汝京,

和同在德儀的張忠謀交集并不多,

他萬沒想到,

未來,他會跟張忠謀爆發,

震驚科技界的“兩張”相爭,

甚至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

張汝京在德儀20年,

成功主持,

全球10座半導體工廠的建設與運營,

憑出色業績,

他成了公司不可或缺的頂梁柱,

帶領超過4000人的研發團隊。

被譽為:

全球半導體產業的“建廠高手”,

是華人在全球半導體界的傳奇!

而那時中國內地,

半導體行業并不樂觀,

大量國營電子企業經營舉步維艱。

就在他美國事業最輝煌的時候,

關心大陸的父親忍不住問了他一句:

“你什么時候回大陸建廠?”

身上流淌的炎黃子孫血脈,

隔不斷割不斷。

光是“大陸”兩個字,

就足夠觸動他的心弦。

1995年,47歲的他,

終于第一次回到中國大陸,

而他回來做的第一件事,

可能誰都沒想到。

他一回來,就為貴州鄭安縣碧峰鄉,

捐贈了平生的第一個希望小學,

接著在四川貴州等地,

又相繼蓋了近29所希望小學。

他在大陸的慈善事業鮮為人知,

更鮮為人知的是,在海外生活的他,

其實早就有回大陸建芯片工廠的打算!

早在1989年時,他就計劃,

從內地招聘工程師到臺灣受訓,

以便未來回內地蓋廠,

然而臺灣當局不允許,只能放棄。

直到1997年,49歲的他從德儀退休,

這時,一個來自中國的求助信息傳來!

當時,無錫華晶承擔了,

中國電子工業部,

大規模集成電路的建設項目,

可7年努力卻換來月產量僅有800片,

企業面臨嚴重虧損。

華晶第一時間想到了他,

他二話不說就答應下來,直奔大陸。

他到無錫,

顧不上休息就直奔生產線,

僅半年他就讓華晶達到盈虧平衡。

之后他本想繼續留在大陸,

可當時緊張的兩岸關系,

讓他繼續大展拳腳的愿望破滅了!

在臺當局幾次勒令下,

他被硬拉了回去,而這次大陸之行,

他深切體會到中國的無芯之痛。

身懷一顆中國心的他,

更堅定了要為祖國造“芯”的信念!

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他堅定說:“遲早中國是要和平統一的”

1998年,年過半百的他,

白手起家創辦了世大半導體公司,

還明確提出,

回大陸建廠的詳細計劃。

而他不愧為世界級的“建廠大師”,

短短兩年,

世大就迅速做到芯片量產和盈利。

可迅猛崛起的世大,

卻引起了臺積電創始人,

張忠謀的警惕。

之后他跟張忠謀爆發了“兩張之爭”,

更迎來自己人生三次大起大落!

2000年,世大董事會突然決定,

將世大50億美金賣給臺積電,

并且是在沒有知會,

作為總經理的張汝京的情況下出售的。

辛辛苦苦創辦的世大,

居然就這樣沒了,

這是他遭遇的第一次大起大落。

但他沒有就此放棄自己的理想,

2000年,他揣著變賣全部家產,

籌得的300萬美金,

來到上海創辦了,

中芯國際集成電路制造有限公司。

公司成立時他的父親已經去世,

他挽著90多歲老母親的胳膊,

一起見證了中芯國際的拔地而起。

他禁不住熱淚盈眶:

“媽,爸的愿望我終于實現了。”

然而他的一腔愛國情,

得到的卻不是掌聲是嘲笑。

只因當時,

全中國共有600多家芯片生產工廠,

技術依賴國外而且產能極低,

一年芯片生產總量,

還不及日本一家工廠的月產量。

在國際虎狼環伺,技術封鎖下,

中國半導體業要想發展,

每前進一步都是要付出極大代價的。

“中國無芯”,

這種絕望籠罩在中華天空,

可想而知,擺在他面前的,

是一條怎樣艱難的登天之路。

可他并沒有灰心喪氣,

這是自己的夢想,堅決不放棄!

他為了中國芯片事業不要命地干。

為了省錢做項目,

身為公司老總,

他手上戴廉價電子手表,

開一輛二手桑塔納轎車,

出差搭飛機時只坐經濟艙,

視察工廠建設也只住工地,

苦得連他手下都忍不住感嘆:

除非迫不得已,

真的不要跟張總出差。

雖然抱怨,但員工們都對他死心塌地,

因為他對待員工雖嚴格卻從不苛刻。

中芯,吸引了全世界各地的人才,

甚至很多臺積電的前員工,

也都投入他的麾下。

更讓人想不到的是,

他還將妻子和5歲的兒子,

也全都移居到上海。

他是鐵了心的要留在大陸,

他對中國芯片事業的投入,

可以說是視死如歸,傾盡心血!

在他的帶領下,

不到半年,中芯國際就投片試產,

如此快的建廠速度絕無僅有,

之后,

他的中芯國際一步步沖向國際。

2005年全球半導體廠商排名公布,

中芯國際居然一躍進入全球三甲。

原本人們眼中肯定會倒閉的中芯,

竟然成為了一家市值60億美元的大公司,

張汝京,

從此被譽為“中國半導體教父”,

更成為了中國大陸半導體的奠基者!

即使收獲巨大成功,他仍不肯松懈,

他太清楚中國跟世界的差距了,

所以他爭分奪秒追趕!

有臺灣的朋友說:

汝京曾說,

他有一個中國半導體的宏偉夢想,

他為這個夢想要徹底獻身。

好像犧牲性命都可以,

他不是為了賺錢才做這件事,

這才是最令我震驚的。”

可就在他的事業一路高歌猛進時,

他卻又遭遇了致命一擊!

自臺灣民進黨上臺后,

兩岸關系日趨緊張,

他和中芯國際,

自然成了臺灣當局的“眼中釘”,

臺灣政府罰他15.5萬美金作為警告,

可他毫不示弱,

毅然宣布放棄臺灣戶籍,

與臺灣脫離關系。

而此時,他還面臨著一個更大的威脅:

那就是他的老對手張忠謀。

張忠謀早就盯上他,

就在中芯國際,

即將在香港上市的關鍵時刻,

張忠謀的臺積電,

就祭出了中芯專利侵權的“大旗”。

為保護中芯國際,他提出上訴,

官司一打就是好幾年,

這期間無論臺積電還是中芯,

由于內斗都沒得到更好發展,

他覺得,

再這樣下去無論贏的是哪一方,

都會造成中國芯片產業元氣大傷。

于是他妥協了,與臺積電和解,

并賠償1.75億美金。

但對中芯國際的打壓,遠沒結束。

一年半后臺積電再次出手,

指責中芯國際違反《和解協議》,

在美國發起起訴。

最終臺積電勝訴,

中芯國際被迫再賠2億美金,

外加10%的股份,

消息傳出后,臺媒體得意宣稱:

“我們從此控制大陸芯片業的半壁江山。”

而為中芯付出全部心血的他,

在接到最終審判通知的那一刻,

不禁失聲痛哭,他流著淚水問蒼天:

“中國究竟還要走過多少路,

熬過多少苦難,

才能實現追趕和超越?”

為了中芯能繼續存活,他承擔全部責任,

放棄名下全部股份,忍痛離開了中芯。

這是他遭遇的第二次大起大落!

而在他離開中芯的那一年,

中芯已經成長為,

中國大陸規模最大的芯片廠商。

這些還都是在西方國家,

對中國嚴苛的技術封鎖下取得的。

那9年里,

要不是他為中芯,

為中國做出的這些貢獻,

中國目前在芯片領域的發展,

還要落后更多,更多……

而連續兩次失敗,他該放棄了吧?

可這不是他的人生歸屬!

2014年,

他居然又第三次創業,

創辦上海新昇半導體。

為了表彰他為中國半導體產業的發展,

所做出的巨大貢獻,

在2017年“集微半導體峰會”上,

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

為他頒發了終身貢獻獎。

張汝京和倪光南

可就在他奮勇前行時,

他和投資方發生分歧,

投資方要求量產實現盈利,

可他專心于自主研發,

以期中國“芯”能走得更遠。

在這嚴重分歧下,

2017年底,新昇不再繼續聘任他,

這,是他遭遇的第三次打擊!

三次創業,卻三次都是同樣的結局,

這樣的打擊實在是......

之后,他徹底銷聲匿跡,

沒有人知道他的去向,

沒有人知道他在干什么,

甚至沒有人知道他過得還好嗎……

直到2018年,

美國封殺中興的消息傳來,

舉國陷入無芯之痛的時刻,

70歲高齡的他終于再次現身了!

一則快訊,他已經入職青島大學,

栽培中國集成電路人才。

他還創辦了,

芯恩(青島)集成電路有限公司,

人們這才吃驚地發現,

他打造“中國芯”的信心與愛國心,

就從未停止過!

而今,

當美國再次舉起制裁大棒,

希望我們所有中國人都不要忘記,

在中國半導體行業,

舉步維艱的發展史上,

曾有一個張汝京,

為中國貢獻了自己全部的血與淚。

他半生拼搏,半生奉獻,

次次跌倒卻又次次爬起,

于一片荒蕪間,在驚濤駭浪中,

用中國心去創造中國芯,

其赤子之心,感天動地!

今天,

我們每個中國人都會祝愿他,

祝愿古稀之年的他再次創業成功,

為了中國芯,

去創造人生更輝煌的成就!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展會合作  |  認可標志  |  登錄|注銷  |  關于我們  |  常見問題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门兴格拉德巴赫队放假 百人牛牛闲家稳赚攻略 欢乐生肖全天稳定计划 赛车pk10人工计划 重庆吋时彩开奖走势图 江苏时时技巧 我爱玩棋牌 腾讯分分彩包胆漏洞 1分钟开奖压大小单双 万人炸金花下载 mg电子网站有哪些 手机4星缩水软件免费版 88彩票官网站 二八杠怎么看生死门 北京pk拾赛车官网计划 765彩票